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にほんご       nederlandse       polska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中国人

又做梦了(短篇小说)

Brigitte Neumann


"今天就到此为止,"爸爸说。"哦,真可惜......",保罗埋怨道。他想继续玩。过去,直到妈妈叫了几次,他们才停下来。但她已经走了。从那时起,很多事情都变了,但他们仍然喜欢踢足球。

"跟我来,"现在叫爸爸,向他招手。保罗犹豫了一下。爸爸张开双臂。他在那里向他跑去。爸爸抓住了他。保罗把脸依偎在他的肩膀上。爸爸身上有爸爸的味道,真好。他依偎得更紧,在他的脖子上嗅着。没有人的味道像爸爸。"我们要去哪里?"保罗问道。"记得我答应过你什么吗?想想吧。"爸爸问他。

保罗想起来了,从爸爸的手臂上滑下来,翻到草地上,他的红帽子也跟着掉下来。他留下帽子,站起身来,匆匆走到花园的另一端。那里有一棵苹果树。妈妈去年夏天种下了它。保罗可以帮她在树根周围铺上土,然后用他的赤脚踩踏它。爸爸随后走来,手里拿着帽子,把它重新戴上,说:"是的,保罗,这个苹果已经成熟了。你可以摘了。" 他把它举了起来。保罗从树枝上摘下了苹果。"我能吃这个吗?"他问道。"可以。" 爸爸的声音有点颤抖。这就是他说的全部。保罗把苹果拿在手里,闻了闻,抚摸了一下光滑的皮肤,然后咬了一口。"嗯,这个味道不错。" 他在搪塞爸爸的苹果。"你喜欢它吗?" 他们会一起把他吃掉。当只剩下苹果的一啄时,保罗用他粘稠的手指把种子倒出来。"看,爸爸。这个苹果有五个种子,"他说。他能数到五。

与此同时,天几乎已经黑了。保罗把他的手放在爸爸的手里,他们进了屋子。晚餐后,保罗爸爸先把保罗放在浴缸里,然后放在床上。他在给他讲故事。退出时,房间的门仍然开着一条缝。保罗睡着了。入睡前,他想到了妈妈。因为枕头就像她一样可爱。天花板的味道也有点像她。

妈妈再也不会回来了。爸爸经常为此很伤心。然后保罗爬到他的腿上,他们都哭了。前几天保罗发烧的时候,奶奶来了。他不想呆在床上。因为妈妈在床上躺了很久。她不得不去医院,一直没有回家。保罗担心他也会这样。祖母安慰他说。"不要害怕。你会好起来的。你可以再次踢足球。但前提是你要躺在床上,多喝水。" 现在奶奶走了。但我确信她会回来的。这是她的承诺。"诺言就是诺言。"保罗知道。祖母是爸爸的母亲。妈妈总是遵守诺言。

上次他去医院看望妈妈的时候,他曾问: "你很快又会和我在花园里玩吗?" 妈妈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他无法理解她的回答。"我亲爱的保罗,如果我康复了,我将再次和你在花园里玩。但我不能答应你。"她低声说,眼泪从她的眼睛里流了出来。爸爸和保罗也不得不哭了。保罗忘记了他藏在口袋里的蜗牛。他在苹果树下发现了它,想把它送给妈妈。她喜欢蜗牛,当动物们每一次触摸都会把它们的触角伸进去并藏在他们的房子里时,她总是大笑。但妈妈和家里的情况太不一样了。当爸爸把他抱在怀里,他们离开时,他很高兴。爸爸仍然有爸爸的味道。

爸爸让他从车上滑下来。保罗的口袋破裂了。一个大污点在他的裤子上蔓延。那只蜗牛! 她被压碎了。保罗又哭了。"那只巨大的蜗牛是怎么进入你的口袋的?" 爸爸问,一半是惊讶,一半是愤怒。在啜泣声中,保罗结结巴巴地讲述了他的故事。然后爸爸又把他抱在怀里,安慰他。"我相信你会找到一个新的,"他说。"但请不要把它们带回医院。答应吗?" "保证!" 保罗叹了口气。

这一切对保罗来说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起初,当妈妈不在身边了,他总是想和爸爸在一起。甚至在晚上。他不想吃喝,也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但现在他又睡在自己的床上了。今天他梦见自己和爸爸一起踢足球,尽管外面已经天黑了。苹果树像真正的体育场的泛光灯一样闪耀。

版本说明     数据保护     图片www.pixabay.com